开车时听什么?Carbook!堵车时听什么?Carbook!Carbook让你一年“读”完100本书!
现在时间:
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记住密码
    
2012 cheap simple wedding dresses simple wedding dresses, tea length wedding dresses cheap tea length wedding dresses, bridesmaid dresses under 100, cheap christian louboutin cheap christian louboutin, replica watches fake watches, fake rolex replica watches replica watches for sale.
产品分类
热销排行
名家介绍
产品资讯 > 学者揭秘《西游记》

    著名学者汪宏华全新解读《西游记》,他认为《西游记》第9~12回的历史故事虽是虚构,却真实反映了唐太宗与魏征之间长期存在的操纵与反操纵的关系。道士出身的魏征先是暗结同党谋害李世民,后又用所谓仙术起死回生,迫使他做出西天取经的决定。有趣的是李世民也很配合魏征,假装死亡,假装复活。原来他也希望用大乘佛教赎清自己从前杀人无数(包括兄弟)的原罪。汪宏华还从《永乐大典》收录的《西游记》“魏征梦斩泾河龙“的残文推断,小说的作者不是明朝中叶的吴承恩,而是明初的罗贯中。原文如下:
  一、《西游记》认为封建社会从来没有明君与良臣
  《西游记》是如何创作出来的?过程非常复杂!《三国演义》、《水浒传》是从历史到哲学,到文学,而“西游”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从文学到神话的转化。它的“历史”是东汉汉明帝、唐朝唐太宗、明朝朱元璋时期三次取经的多重历史;它的“文学”则是小说虚构的唐太宗与群臣之间半人半神的故事。唐太宗是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奇异之事后,才决定派唐僧西天取经的。
  为什么说故事是虚构呢?因为历史上的三次西天取经唯独唐朝的玄奘是出于个人动机,不曾受官方委派。为了让故事具有普遍性,作者便将玄奘取经也作了如是虚构。事实上,虚构很合理。第一,中国封建社会的每一次向佛不外乎是臣子试图用佛教愚化帝王,帝王试图用佛教愚化民众。即奸臣想做良臣,昏君想做明君。第二,玄奘取经之初虽属民间行为,但归来之后,仍然受到了朝廷的重视,产生的效果与其它两次的皇帝委派没有区别。
  虚构更重要的意义在于,通过揭批三位帝王中的佼佼者李世民、历代良臣中的楷模魏征的种种劣迹,反映整个封建社会和封建制度的极端丑恶。这个社会从来就没有明君与良臣可言。
  二、道士出身的魏征用妖术操纵唐太宗
    那么,魏征与李世民在取经一事上是如何操纵与反操纵的呢?魏征的谋略分两步走。
    第一步,暗结“道”党徐茂功,让唐太宗心生愧疚并致病。
  先是渔翁张稍、泾河龙王、算卦先生袁守诚制造了一场离奇的官司。大致情节是,张稍在神课先生袁守诚的指点下,捕鱼百发百中,泾河龙王听说之后担心水族会断子绝孙,就化作白衣秀士与袁守诚打赌赛,预测来日下雨的情况。龙王通过克扣雨量赢得了赌赛,却也因此触犯了玉帝的天条,罪该由人曹官魏征“梦斩”。此时,袁守诚又告诉龙王说,如若能向唐太宗讨人情,或许还可免于一死。唐太宗认为事情不大,就爽快地答应了老龙的请求。唐太宗碍于脸面没有直接向魏征徇私,只在退朝时留下魏征,与之对弈,以便错过他执法的时间。谁知魏征还是借盹睡之机将龙王梦斩了。随后秦叔宝与徐茂功提着一颗血淋淋的龙头进来奏报。
  从此,唐太宗抱愧在心,总感觉有龙王的幽魂缠身,听到“寝宫门外,入夜就有抛砖弄瓦,鬼魅呼号”。直到委派秦叔宝、胡敬德守门才肃静下来。然而,等到唐太宗决定不劳驾二位将军长期守门,改用“二将军的真容,贴于门上”之后,又“听得后宰门,乒乓乒乓,砖瓦乱响”。这时徐茂功便奏道:“前门不安,是敬德、叔宝护卫;后门不安,该着魏征护卫。”自从魏征提着诛龙的宝剑,侍立在后门,就再也没有鬼魅了。
  从上述情节我们能看出什么呢?其一,“梦斩泾河龙”是由魏征导演,目的在于通过神化自己超乎常人的能力与执法如山的品格,羞死愧死唐太宗。其二,“抛砖弄瓦”也是由魏征的人所为,目的在于进一步恐吓唐太宗,直到病危。其三,徐茂功是魏征的同党(都是道士出身,且为瓦岗寨的老战友)。通过徐的推荐,魏征证明自己不仅能文治文谏,还能用屠龙剑驱鬼避邪,文武双全。
  需要解释的是,故事中所有鬼神都是不存在的,既没有泾河龙,也没有所谓梦斩。唐太宗见到的血龙头不过是徐茂功帮忙做的一个假龙头;屋顶的鬼魅也尽皆人力所为。为什么叔宝、敬德亲自守门时,屋顶没有了响动,而换成门神画样之后,又开始乱响了呢?很明显,只有人才能分清画样与真人的差别,鬼魅是分不清的。
    第二步,暗结“死”党崔珏,让唐太宗死而复生并延寿。
    魏征结党徐茂功还有一个原因是,徐已是朝中重臣。比如唐太宗在弥留之际就只宣徐茂功“吩咐国家大事,叮嘱仿刘蜀主托孤之意。”在徐茂功再次提挈下,魏征才得以混进皇帝寝宫,趁托孤之机从一旁闪出,手扯龙衣,奏道:“陛下宽心,臣有一事,管保陛下长生。”随后塞给了唐太宗一封书信。
  这是一封什么信呢?是魏征写给已故同党崔珏的信。魏征说崔珏是“太上先皇帝驾前之臣,先受兹州令,后升礼部侍郎,在日与臣八拜之交,相知甚厚,他如今已死,现在阴司做掌生死文簿的酆都判官,梦中常与臣相会。”唐太宗一则早就知晓魏征曾经做过道士,“自幼得授仙术,推算最明”;二则见他新近成功表演了梦斩龙王与守门镇鬼,所以就相信他的话,没有多问就“瞑目而亡”了。
  崔判官果然很仗义,瞒着阎王私自给唐太宗延长了二十年寿命,将他的一十三年“天禄”改成了三十三年。对此,唐太宗感激不尽。但崔判官有附加条件,他要求太宗“千万作一场‘水陆大会’,超度那无主的孤魂”,包括“六十四出烟尘的草寇,七十二处叛贼的魂灵”,包括唐太宗的兄弟建成、元吉。——唐太宗在创立江山和获取皇位时所犯的原罪。
  从“水陆大会”便引出了唐僧取经,因为观音菩萨说,只有大乘佛法才能超亡者升天,度难人脱苦,修无量寿身。而大乘佛法三藏掌握在如来的手中,需要派高僧到西天天竺国亲自去取。
  这一系列的行动表明,魏征不但擅长犯颜直谏,还会装神弄鬼、曲线进取。此后魏征身价倍增,从小小的人曹官一跃成为托孤之臣,甚至排名到了第一位。如,傅奕上疏止浮图,表曰佛教“实乃夷犯中国,不足为信”,宰相萧瑀驳斥道:“佛,圣人也。非圣者无法,请置严刑。”待傅奕进一步论辨时,太宗又请出了尚佛一派的太仆卿张道源,中书令张士衡帮忙。最后太宗下令“着魏征与萧瑀、张道源(魏征排在了萧瑀之前),邀请诸佛,选举一名有大德者作坛主,设建道场。众皆顿首谢恩而退。自此时出了法律:但有毁僧谤佛者,断其臂。”呜呼!佛家所谓的慈悲为怀被异化成了严刑峻法、残无人道。
  三、唐太宗亦编鬼话应对魏征,应对如来、国人与先皇
  既然魏征的“梦斩”是骗局,那么唐太宗的“游地府”是真还是假呢?同样是惑人的鬼话。原因很简单,他原本没有见过崔珏,魏征也没有详细告诉他崔判官会怎么给他徇私,怎么给他提条件,但唐太宗却不谋而合延续了魏征的想法。这显然不是一个死人能够完成的任务,只会是精心策划的将计就计,唐太宗早就识破了魏征的诡计。
  那么,作为一国之君有什么不好直接颁布的事情,而必须使用计谋呢?原来帝王也有帝王的难处。他派僧人去西天取经就不是轻易能够做出的决策。尽管他的内心乐意向佛,甚至还拜结僧人陈玄奘为御弟,但此前存在重重阻拦。
  第一,李世民派唐僧取经是诈降术。由于在“征西定国”时大败而归,李世民决定改变战术,以虔诚学佛的名义向西方突厥表示降服,一则瓦解敌人的戒备;二则获取情报。然而,诈降术是不能直接运用的,需要先以苦肉计表达诚意,掩人耳目,就像黄盖诈降曹操一样。于是李世民就来了个假死,并在复活之后声称,崇佛是大唐避难图存的出路。顺便也让对方的探子观音菩萨回去报信,观音菩萨就好比是《三国演义》的蔡中、蔡和。
  第二,李世民不但有向未来建功,征服西方,做大能之君的抱负,还有向过去洗刷原罪,改善民众形象,做大德之君的愿望。但这一愿望同样也不能明说,需要先用苦肉计表达自己对过去痛不欲生的愧疚与忏悔。所以唐太宗就向黎民百姓来了个死去活来,下决心从此以佛理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第三,李世民的父亲李渊曾尊老子为始祖,自称是老子后裔(都姓李,且李渊是靠谶纬道术起家)。他还下诏叙三教先后,以道教为首,儒教次之,佛教最后。对于先皇立下的规矩,自然不能随意更改,李世民便想到了实施苦肉计:为了报答判官对孩儿的救命之恩而改尊佛教,先皇总该会谅解吧。
  一条苦肉计可以应对三方,唐太宗可谓“死”得其所。此时的魏征在唐太宗眼里何其“妩媚”,是一面明得失的镜子,更是一位明生死的知心爱卿。
  四、魏征是如来的汉奸,在与李世民的角斗中始终占据上风
  那么,在魏征与李世民的殊死搏斗中,究竟有没有高下之分呢?表面上看,他们一个是主动设计,一个是被动就计,各取所需,为双赢,但实际是魏征处于上风。李世民只看到了魏征邀宠、想往上爬的一面,没想到他还是汉奸,有帮助如来促成唐僧取经的使命。这一点可以通过相应的神话推导得出。
  首先我们应该看到,如来是影射西方敌国的君主,孙悟空是影射李世民,孙悟空的道家师父须菩提是影射魏征。须菩提并非是真正的道家祖师,他传道的目的只是为了欺骗悟空,诱他向佛。他的真实身份是如来的徒弟。
  其次我们应该看到,孙悟空从祖师那里学来的“筋斗云”与“七十二变”不是什么真功夫,是源自人病态的狂想。须菩提的教授过程是,先用所谓长生口诀让孙悟空进入迷幻状态,继而让他做各种天马行空的想象。事实上,孙悟空不但没有获得长生,反而迅速衰老,他下到幽冥界篡改阎王薄就是出于他醉酒后的幻想。如,有一日他请六王赴宴,杀牛宰马,俱吃得酩酊大醉。待送六王出去,孙悟空便倚在铁板桥边的松阴之下睡觉,“那美猴王睡里间两人拿一张批文,上有‘孙悟空’三字,走近身,不容分说,套上绳,就把美猴王的魂灵索了去,踉踉跄跄,直带到一座城边……”此时悟空的身体就像唐太宗,病重到快要死了,阎王催命了。接下来,孙悟空才梦里涂抹判官文簿,获得长生不老。(由于孙悟空同时也影射了中国所有的帝王,所以他的寿命可以无限延长,而作为个体之唐太宗则只可延长二十年。)
  正因为须菩提教授的那些个“独门绝技”都只是发自肉团之心的幻觉,所以悟空无论如何也跳不出如来的掌心。试想,一颗心的大小不过方寸,怎么能够超出人的手掌呢?《西游记》的神话就是如此合情合理!
  让孙悟空患上狂想症的是须菩提,那么让唐太宗陷入迷糊之境的人是谁呢?不用说,是魏征。魏征不但致太宗神思恍惚、病入膏肓,还送给了他一封连通鬼神的书信。两相比较,须菩提是如来派出的卧底,魏征自然就是唐朝的卖国贼了。魏征虽名义上是道士出身,却也是道、佛兼修。
  由此可见,唐太宗尽管权力大于魏征,权术则远远不及,只配做个小徒弟。魏征对付唐太宗随时可以像须菩提对付悟空一样,“把你猢狲剥皮锉骨,将神魂贬在九幽之处,教你万劫不得翻身。”当然,须菩提和魏征都没有采用这种过激的手段,他们变换了一种更阴险更有效的方式帮助如来收复孙悟空和唐太宗,最终将其诈降术彻底击败。限于篇幅,另文再解。
  五、从《永乐大典》残文可推断《西游记》的作者实为罗贯中
  笔者通过对《三国演义》、《水浒传》和《西游记》深入研究,发现它们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反封建,都反儒道释,其中“三国”主要反儒,“水浒”主要反道,“西游”主要反佛,犹如反理学三部曲。另外,“三国”主要讲战争形式之“对攻”,“水浒”主要讲“细作”,“西游”主要讲“诈降”,犹如战争三部曲。而“西游”中李世民、魏征的关系又与“三国”中刘备、诸葛亮的关系十分相近……类似的相关性还有很多很多,大到结构形式,小到遣词造句。纵观整个明朝,能够达到这种思想境界的人,能够掌握这种文学技巧的人,能够将封建君臣关系窥测到这种深度的人,只可能是元末明初的罗贯中,绝无仅有。
  更确凿的证据在于,《西游记》话本小说早在明初之时就存在了,编撰于1403-1424年的《永乐大典》第13139卷就摘录了“魏征梦斩泾河龙”残文,所引书籍题为《西游记》。二者区别在于,《永乐大典》里是两个渔翁,吴承恩本《西游记》改为了一个渔翁、一个樵子,还增加了渔樵两人的诗词对答。其余内容几乎完全相同,甚至连袁守诚算定下雨“三尺三寸四十八点”,两书记述都一样。
  那么,《永乐大典》所提到的《西游记》而今安在?笔者认为它并没有遗失,它只是被吴承恩改头换面、冒名顶替了。首先,真正的小说创作者不会如此大段大段、一字不差地从别的书上照搬。最多只能算改编。而改编需要注上原作者的名字。其次,吴承恩的创作或者说改编毫无价值,书中的两个人本来就是讨论捕鱼的事,有什么必要改成一渔一樵?至于诗词对答就更是画蛇添足了,弄得渔樵不像渔樵,文士不像文士,且离题万里。谁能相信这样一位才识浅薄的“文抄公”,能写出气势恢宏的《西游记》来呢?毫无疑问,吴承恩与高鹗是一路之人,连原著都没有看懂就开始改编或续写起来。
  另外,朝鲜古代的汉语教科书《朴通事谚解》中也有多处话本《西游记》的引文。铁证如山,可如今除了笔者又有谁愿意为罗氏两肋插刀呢?(来源:中国新闻网)